您的位置: 淮安资讯网 > 时尚

阳世鬼差 第五章 许清灵失踪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7:41

阳世鬼差 第五章 许清灵失踪

我心里一慌,旋即稳定下来,手掌轻挥,带着一股力量,轻描淡写的将她甩到一旁。女孩受挫,并未减弱她的凶性,反而更加强烈,落地之后,又再度扑来。

我再次将她打到一旁,心里放心了些,虽然这小女鬼比较奇特,但也没多么厉害,完全不是我的对手,可以説是大人与小孩之间的较量。

“你再过来,别怪我不客气了!”看到她还要上来,我非常恼怒,随手就抽出了锁魂链,猛地一抽,将她抽到在地,随着他一声凄厉的惨叫,我硬着心肠,用勾魂链将她缠了起来。

小女鬼不断的惨嚎,惊动了里面的老孙,老孙打开房门,跳了出来,手中几道黄符准备随时应对,却被我摆手给阻止了。

“你认不认识她?”我指着小女孩问老孙。老孙看了又看,摇头説:“不认得,怎么?这就是来谋害我的?这也太次了,就弄了个小女归来,我还以为多厉害呢。”

将锁魂链封住女鬼的嘴巴,我准备趁机奚落一下老孙,便道:“你跟我説,这女孩是不是你的私生女?”

老孙怪叫説:“怎么可能,我老孙可还是个雏儿,哪里来的孩子?”

“那也怪了,怎么她谁都不找,偏偏找你呢?是不是你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你要是不跟我説实话,那我就不管了,你自己也能降服,自己去处理吧。”我装模作样,就要不管他了。

老孙一下急了説:“别介啊大侄子,这女娃娃我真不认识,再説我要是能抓到她,怎会麻烦你呢。”

在我的逼视下,老孙终于妥协了,説出了实情。归根结底,事情的原因,还是在方才那个大婶身上。她跟老孙的黄昏恋情,被她的儿子黄小毛发现,而大婶之前受了黄小毛父亲的虐待,心疼母亲的儿子,极力反对这次晚年之恋,哪怕大婶一劝再劝都不管用。

黄小毛扬言,一定要弄死老孙,让他老妈绝了这个念头。可以説,这个人已经偏执到了变态的程度。

黄小毛是个很有毅力的人,他当年受到父亲的毒打,怀恨在心,因此负气离家出走,在外面闯荡了数年都杳无音讯,其父咒骂他死了也是活该,母亲整日里以泪洗面。

就在家人都以为他死在外面的时候,黄小毛在六年后突然回来,而且是事业有成,听闻他开起了公司,当了老板,混的那叫一个风生水起,成为村中大妈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故事,对村里许多年轻人来説,也都很励志。

可是,黄小毛回来后,仍然没有忘记被父亲虐待的事情,进了家门连爹都不叫一声,只是説要带着母亲离开这里,跟他去过好日子。

黄小毛他爹,年纪大了,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当即就气病了,这一病就再也没好过。黄小毛的父亲好吃懒做,酗酒成性,家里穷的都揭不开锅,哪里来的钱看病,他母亲只好前去恳求黄小毛,出些钱给老头子治病。

他母亲对他説,不管如何,那都是你父亲,没有他,你就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虽然他之前做的不对,但于情于理,你都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病死,而不管不问,否则会遭天打雷劈。

黄小毛听了,二话没説,掏了一万块,説:“从小到大,他除了给我生命之外,从没给过我父爱,也没有给过我哪怕一分钱,要説这条命,也是他自愿给的,我并不欠他什么。这一万块,算是我为了尊重生命,捐给他的,除此之外,他别想,从我这里再拿走一分钱。”

当娘的都劝不动,那别人就更没法子了,一万块钱,也就支撑了一个月不到,没钱治病,老头子一命呜呼,到死了出殡,黄小毛都没去看一眼,更别説祭拜了。

他母亲虽然恨老头子,但好歹一起过了三十多年,就算是个石头,三十多年也该有感情了,为此,母亲又不能原谅儿子,不愿意跟他离开。

但黄小毛恩怨分明,记得从小到大母亲给的爱,每次受到毒打后,都是母亲陪着他,安慰他。从那时起,他就下定决心,要母亲过上好日子。

虽然母亲不搭理他,但黄小毛很执着,每周都要来看她两次,每次来都是各种珍贵补品,给了她不少钱,甚至请了保镖日夜守护她,以防她遭遇不测。

但是他妈妈就不接受,连保镖都赶走了,二人的关系,也是村里聊得最多的。

前些天回来,老孙跟大婶约会的时候,大婶告诉他黄小毛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二人的关系,气急败坏的要他们断绝关系,大婶不同意,黄小毛就撂下狠话,一定要弄死老孙,所以大婶表示很担忧。

老孙听了后,本来没怎么当回事,自觉得有法术护身,谁来也不怕,不过最近他突然察觉到异常,也就是跟我説的这件事,他自己搞不明白,只好来找我求救。

今天晚上她又从大婶那里得知,黄小毛查到了他的底细,所以花重金找了个练邪术的神汉来对付他,这个神汉在邪术界很有名,也不知道黄小毛是怎么找到的,反正威胁很大。

我听了之后对老孙説:“黄小毛?我记得小时候他跟我还是一个班的,那时候他就沉默寡言,远离群众,性格孤僻的很,你招惹了这种人,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他既然放了话,估计就会不死不休。”

老孙愁眉苦脸的説:“那咋办啊,老孙我再厉害,也架不住他一次次的跟我磨啊,现在还好,要是以后我老了动不了了,该咋整?”

我指diǎn他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听黄小毛的,别去勾搭人家老娘,现在黄昏恋的介绍所不是多着呢嘛,我抽时间去给你报个名,找什么条件的没有?何必冒着生命危险,在一条树上吊死?”

老孙一口否定説不行:“她是我最爱的女人,此生我已经错过一次了,绝不会再错过第二次。”

我突然涌上一个奇怪的念头,就问他:“我问你件事,你可要老实的回答我。”

老孙瞅了瞅那个变得安静下来的小女鬼説:“先别问了,看看怎么处置这个小东西,等搞定之后,你问什么我説什么,绝不瞒你。”

我diǎn了diǎn头説:“行,不过这个小家伙有些古怪,我竟然不能侦测到她,只有用眼睛去看,真不知道她是什么来路,你方才説,要对付你的是个练邪术的神汉?你可知道他什么来头?”

老孙神色微微凝重説:“如果我猜的不错,那家伙是专门炼魂养鬼的,之前有所耳闻,那人自称是马王爷转世,名叫马巍,据説有三只眼睛,第三只眼能够上通天庭,下观九幽,不止在我们这,就算省里都很出名。”

“马巍?”我琢磨了一阵,这名字取得倒是挺厉害,尤其那个巍字,拆分出来就是山、委、鬼,山在道教五术中代表仙,委则是神,鬼同鬼,一个字里面,仙神鬼都包括了,那就代表着特别的含义。

放在寻常人中,或许觉得这个名字也就那样一般,但在修道之人眼里,敢取这样的名字,那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想了一阵,我又看了看那个呆滞的小女孩,目光微微一凝,道:“我应该知道,这小东西为什么侦测不到了。”

老孙忙问:“为何?”

我有些愤然説:“她是被人炼魂了,被炼魂的鬼魂,已经不能算是鬼魂了,而是一个没有灵智的杀人工具,确切的説不能算作是鬼界中人了,所以连我这鬼差也无法知道她的确切方位。”

“与传闻一样,倒是个狠角色”老孙瞅了瞅那小女孩説:“这么小的年纪,就被人家炼魂了,也怪可怜的,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我叹息道:“还不知道有多少与她一样的小鬼,有这种遭遇,看来这个人不能继续留下去了,要尽快除掉,不然会有更多鬼魂遭殃。”

老孙diǎn头称是,又道:“不过他狡猾的很,最近都是用这小鬼来试探我,自己没有出面,你説他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莫非是怕了我?”

我摇了摇头説:“他既然知道了你的全部底细,那也应该知道我与你的关系,还有林锋他们……”説到这里,我突然一惊:“不好

!”

説罢,不等老孙回过神来,我就嗖的一下窜了出去,朝我家所在的方向掠去。老孙在后面大叫了两声,察觉不对,也跟了上来,至于那个小女鬼我们现在没时间去搭理。

我方才突然想到,那人如果查到了我们所有的底细,那肯定也对我有所监视,如果他两方同时下手,那爸妈他们岂不是危险了。

虽然前几天我没有发现异常,但这恰恰説明了,在平静的表面下,隐藏着更汹涌的危险。我一时开始胡思乱想,为什么对老孙只是骚扰而不动手,莫非那个人知道了我的鬼差身份,他在等我出手?

佳木斯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邵阳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保定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佳木斯男科
邵阳治疗阳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