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淮安资讯网 > 育儿

粮食差价导致中国形成走私产业链

发布时间:2019-11-09 17:46:38

粮食差价导致中国形成走私产业链

7月9日,新疆阿拉山口海关根据情报,在一批保温瓶、卫生纸、石膏板中查获涉嫌走私大米97吨。

由于境内外粮食价格存在巨大差价,一些经销商不惜铤而走险

从“小麦粉”打上“氧化锌”标志,到优质面粉披上“元明粉”(一种化工原料)的外衣……今年以来,在国内外粮食差价这一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粮食走私出境的“产业链”正逐渐成型。

一位拉货老板的“新业务”

2007年9月,常年在海陆丰地区从事货物运输的陈启荣突然发现:近在咫尺的内地和香港、澳门之间,同样的粮食价格居然相差六七倍以上。

也就是那个时候,陈启荣萌发了将大陆大米运往香港销售的想法。

不过,由于大米出口需要经过海关、出入境检验检疫等诸多部门,直接出口的渠道并不顺畅。陈启荣更习惯于通过两地之间的渡口、用小型飞艇运送。

“每天运送的量不大,一般是停停走走,因为香港方面‘接单’的客商很难说一定愿意接受这种没有任何出口标志的产品,无论是大米还是面粉。”陈启荣说。

不过,2008年春节过后,香港方面的需求量突然大增。

境外“粮食黑洞”对准中国

泰国大米占据香港大米市场90以上的份额,其次就是越南大米。一个较为普遍的观点是:今年以越南、泰国为代表的一些大米出口国的出口大米减产已成定局,这影响的可不单单是中国香港地区。

菲律宾一年要进口大米约210万吨,是亚洲的进口大国。但是今年菲律宾仅落实了140万吨的订单,缺口相当大。在4月17日的一次50万吨大米招标中,越南的中标价为1200美元/吨,泰国是1070到1150美元/吨。

“越南的米价历史上很少会比泰国高,这个反常结果表明大家手上的米都不多了。”泰国大米行业协会米商陈大呈说。

越南此前放出的消息是:越南方面将确保今年出口的大米为350万至400万吨,基本与以往持平。但常年在越南从事大米收购经销业务的经销商阮俊文认为:“越南方面无法保持这样的出口量。”

阮俊文分析了其中的深层原因:“2001年以来,越南年轻一代越来越不喜欢在农村种地,城市经济快速发展吸引了大量前往城市就业的年轻人。2005年以来,我们从农村收购大米数量都在逐年下降。2007年比前一年下降了20左右,今年的形势也不容乐观。”

为了从出口大米中继续赚取高额利润,越南、泰国方面的商人将目光瞄准了中国的优质大米。这些国家的出口商正在尝试通过从中国进口大米来填补自身产量的空白。当然,这需要依赖走私渠道。

阮俊文说:“从口感上看,东南亚国家的大米与中国东北某些品种、四川、云南、广西的优质品种相差不大,我们只要通过去燥、抛光等加工,就能让人们从视觉效果上认为属于越南出口的大米。”

大米经销商会在推销时向下游客商强调:“这是今年的新品种,口感与以往有所差别,推出新品种的原因是为了提高产量,满足消费市场的需求。”

就这样,中国走私出口的大米中大多打着泰国大米、越南大米等旗号进入欧美、日韩市场。而香港市场“近水楼台先得月”,把直接从内地进口的走私粮食也打上泰国大米、越南大米的招牌,以填补本地市场的缺口。

经销商不惜铤而走险

供应的紧张加速了国际市场粮食价格的上涨。目前,国际市场上的粮食平均价格是国内价格的3倍,一般大米的价格是国内价格的5至8倍,优质大米是国内价格的10倍。尽管中国加强了对正规渠道粮食出口的管制,但境外粮食市场格局的变化,让一些国内的粮食经销商不惜铤而走险。

“我在欧洲有客户,现在想把一批小麦、大米通过南方口岸出国,然后转运过去,你有什么办法吗?”乔装成出手粮食的东北客商,在中越边境上找到了被称为“金大拿”的走私分子。

“没有出口凭证,没有出口原产地证明吧。”“金大拿”一边警惕地看着,一边吸着烟,显得心不在焉地问:“有多少量?”

“这个月从最近的港口过来1000吨,看能不能走得动,走得动下个月还加倍。”用东北地区的口音询问。

反复核实口音,加上事先已经有过交易的“熟地”(走私集团内部对有过多次交易对象的称呼)在一旁帮腔,“金大拿”逐渐相信了的诚意,刚才满不在乎的样子消失地无影无踪。

“我们的行价是每100斤运费10元,只负责运到越南保税区,保税区那边的事情你自己负责。”

“10元有点贵,能不能少点。”

“10元很少了,我要打点上面下面的兄弟们,如果你到广东口岸出口,每100斤要到20元。”“金大拿”说。

“金大拿”说的没错,最近,广东加大了打击力度,前不久,仅广州黄埔老港海关,一个月内就连续查获7起粮食走私案件,《广州》曾专门对此进行过报道。

“金大拿”说:“这段时间广东、东北海关都查得比较严,所以很多货都从广西、云南一带走,运到越南之后,很多大米就直接打包,甚至直接成为越南出口国际市场的优质大米。”

“如果是你自己有关系在越南,我们就不考虑了,如果你没有关系,我帮你在越南找接货的,可以用美元、人民币、黄金结算,全部都通过银行,不用过手。”

听得出,“金大拿”对带来的这笔生意的兴趣越来越明显,担心再继续下去会“露馅”,赶忙“抽身而退”:“不用不用,我们东北的老板都跟欧洲那边联系好了,过了境就有人直接负责出口到欧洲去。”

走私链条已经成型

走私渠道如此“通畅”,这是因为打通了“天地线”!

“天地线”是走私链条里的行话。陈启荣解释说,“天线”是大米采购商找到了从大陆内地粮食企业手中获得粮食的渠道,“地线”是向境外市场销售的环节。

中国内地几乎每个省区都有所谓的“产粮大县”、“商品粮供应基地”。由于粮食收购实行市场方式,以农业局、粮食局为代表的官方粮食部门,无法左右农民是否将粮食销售给它们。农民们更加愿意按照市场方式,将粮食销售给出价更高的民营企业。

在广西全州县、象州县等商品粮生产基地采访时,种粮大户均表示,优质稻销售给粮食部门得非常少,因为粮食部门的保护性收购价很低。一位姓梁的种粮大户说:“我们送到粮站去,粮食才是每斤9毛,企业上门收购,都要每斤1元5角,卖给民营企业当然更划算。”

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当然不会知道,民营企业从他们手中收购的粮食,转手给粮食加工企业,售价就番了番,比如卖到珠三角,价格就达到了每斤6元钱;而经销商通过“暗度陈仓”的办法,将粮食运往境外,价格甚至可以飙升10倍。

常年在广东二级批发市场上销售大米的经销商董震说:“境外大米价格那么高,谁都想悄悄偷运些大米出境,多赚点钱。”

调查发现,大型批发市场经销商是打通这条“天地线”的关键一环。收购商一般在当地区域市场中,如商品粮供应基地;加工企业是收购之后进行初步加工的企业;而大型批发市场经销商属于较大范围的区域市场,如珠三角的区域市场。从调查情况来看,真正意义上能够直接走私的只有大型批发市场经销商。

董震证实了所了解的上述从“农民——粮食收购商——粮食加工企业——大型批发市场经销商——越境走私分子——境外经销商——境外市场”的粮食走私“产业链”。他说:“产业链越靠后,赚取的利润越高,几乎每个环节都有50~100的利润,只有出于生产端的农民,无论粮食价格涨多少,到目前为止他们能够分到的利润还是很小。”

家居风水
音乐
遗产继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