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淮安资讯网 > 游戏

沈岿三问项庄舞剑意茬谁

发布时间:2019-11-22 18:00:42

“沈岿三问”项庄舞剑意在谁

“强化思想引领,牢牢把握高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系列评论②

上流传的“沈岿三问”,指名道姓,质问教育部长袁贵仁。但明白人都知道,这篇短文,打的是疑惑求解的幌子,借的是依法治国的枪,瞄的是高校意识形态工作的靶子。

昨天本评论员说过,“沈岿三问”是明知故问。目的不过是搅浑水,搞乱已有定论,挑战已有底线——主要是政治底线和法律底线。

想不到的是,“三问”竟然流传很广。这在其他国家,是不可想象的。打个比方,在所谓言论最自由的美国,类似“驱逐一千万黑人,国民素质能提高多少”这样的提问,是永远都不可能出现的。这是违宪,跌破了底线。

在我国,高等教育必须依宪开展——拥护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是理所当然的底线。所以,袁贵仁提出的“三个底线”和“四个决不”,不过是对底线的重申,没什么值得“大惑不解”。就此发问,其实是质疑底线,看似发问教育部长,实际上是反对高校加强意识形态阵地建设的举措。

拒绝西方价值,弘扬中国价值,绝不是排外,更不是限制学术。对于西方先进的文化和技术,我们从来都是敞开怀抱。改革开放30年,我们的表现大家都看得见。高校宣传思想工作,不是逢外必反,而是不能宣扬必须照搬照抄,否定中国价值和中国道路。

任何国家的高校,都要为国家利益服务。我们也一样,高校是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而不是培养掘墓人的。现在有个别课堂,西方宪政万能论、历史虚无论、领袖负面论都有出现。一些教师数典忘宗,矮化中华民族,高扬西方普世价值,否定、唱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已经不在学术范畴,这是违法违宪,不能再被纵容。

高校课堂当然可以有批评。中国共产党能接受任何尖锐的批评。但抹黑不是批评。比如历史虚无论一度甚嚣尘上。在一些教师口中,党的执政是偶然现象,党不是先进的而是一个极权政党,党的一些领袖也被妖魔化。抹黑和批评,界限很分明,不容浑水摸鱼。

大学出问题,国家就会出问题。我们尊重学术自由,但学术自由不是一个筐,什么东西什么动机都能往里装。任何国家,对教师的思想素质都是首要要求。“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贵师而重傅,则法度存”。

去年,习大大在北京师范大学说,好老师要四有——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学识,有仁爱之心。社会主义中国的大学,是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服务、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的,党和人民需要培养的是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好老师应该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积极传播者,而不是相反。

在依宪治国和依法治国的大前提下,大学该怎么办,课堂该怎么教,课本该怎么选,老师该怎么讲,可以各有特色,但有共同底线。这个底线是宪法划定的,应成共识,不容讨论,更不容各种项庄舞剑。(中国青年评论员)

亚冠
沈阳文学网
明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